追蹤
Messy & Sloppy
關於部落格
亂七八糟的學生生活
  • 2654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莫言 檀香刑。


 本篇採插敘法,分為鳳頭部、豬肚部、豹尾部三部。

  第一部講的是大清朝兩榜進士錢丁,東北鄉高密縣知縣錢丁,抓了該縣帶頭練義和拳、毀德國膠州鐵路的貓腔戲班搬頭孫丙。錢丁少時苦讀,經過連番考試和激烈競爭,終於考中進士,原當一舉鯉躍龍門,大富大貴,可惜生不逢時。
  
  滿清末年,戊戌變法失敗,慈禧垂廉聽政。這是中國國力由盛轉衰的時代。過去一百年間,自西元1840年鴉片戰爭、虎門開港通商肇始,英法聯軍、中法戰爭、甚至中日甲午戰爭的戰敗,一次次打擊著驕傲的中國人的自尊心。中國不斷的租地、賠款、開港、割地。喪權辱國的事件接連不斷。

  袁世凱令剛剛退休還鄉的大清宮廷刑部劊子手趙甲-在「殺家子」一行中被尊稱為姥姥-為孫丙上一道滿清最殘酷的酷刑。這故事滑稽的是,趙甲的兒媳婦,孫眉娘,是孫丙的女兒。而放浪的孫眉娘也是知縣錢丁的相好。也就是岳父要殺親爹啦。

  第二部則讓趙甲、錢丁、孫丙、孫眉娘每個人以第一人稱自述經歷,以不同眼光道出了孫丙被抓事件的始末。

  讀者在設身處地的體驗了每個角色成長歷程之後,才發現每個之前看起來勢利、虛偽、無恥、惡毒的人物之所以會是今天這樣,不過是環境使然罷了。故事的調性逐漸變得有些曖昧,這些角色的境遇開始讓人同情。

  清末的中國,在天子控制了千年的中國,科舉制度、司法制度自成一格的中國,自然而然的會產生那樣的人民。無論他們是士人也好、劊子手或是婊子也罷、或是戲子或是皇帝,全都在這醬缸裡醃漬太久,無論如何跳不出中國人驕傲又卑賤、聰明又愚昧、文明又野蠻、奸詐又天真的性格。

  令我心頭一顫的是,我竟然可以在現代中國人身上瞥見些許他們的影子。這些可笑的人物,一部分仍然存在在你我身上。是的,他們是既中國文化的產物,同時也是中國文化的塑造者。他們是我們的祖先,我們必然帶著他們的遺傳。

  你可能會認為這些相互矛盾的性質就是中國人的民族性。事實上這只是兩種不同文化接觸、碰撞下,人們為了適應環境所出現的必然反應。新的淘汰舊的、強的取代弱的,文化本身也像動物一般在弱肉強食中演化。或許,有那麼一天,在很久很久以後,被笑的就是我們。

   不,是必然有那麼一天。君不見時下變遷快速,只要一跟不上變化,馬上就成為年輕人嘲笑的對象。所謂的民族性、或是中國人性格,並不存在。政治體的邊界框不住文化的交流,甚至在大文化裡又有小文化,人與人之間的文化可能也不一樣。甚至,我們無法找到一個大家都認同的文化定義。什麼叫做「一種」文化?界定特定一種文化的範疇並不簡單,因為文化的邊界總是含混不清、變幻無定。

   一旦對書中人物的矛盾性格產生認同,這些頑劣角色全都變得可愛起來了。我可以進入他們的世界,理解他們的想法,彷彿我就是那個主人翁。
  在第三部裡,小說裡的人物們,因著每個人身份、環境的差異,在一生中每一個時刻做了看似隨機而自由的抉擇。但他們的人生軌跡的恰巧交會,使得每個人必須互相依賴卻又不得不互相傷害。你說這是偶然,但是在情境壓力下每個不得不做的決定卻又讓它成為必然。莫言的情節鋪排,使人感到這些角色渾然未覺的走在早已決定的人生軌跡上,看似偶然實則必然的陷入了災難,然後走向早已確定的結局。小說是書中的戲,這場戲的開頭像是荒誕又可笑的鬧劇,但是看到尾聲才發現竟是一齣可嘆又可泣的悲劇。
  無形的命運之網,玩弄著它的盤飧,當你瞭解到書中各個人物面對厄運的必然,面對自己的束手無策,這種恐怖並不是有形的刑具能比擬-它殺人於無形,它防不了。
  我可憐書中人物的遭遇,他們虛偽的可愛、陰險狡詐的可愛,也有情有義的可愛。他們是不幸的,只能怪自己生錯了時間生錯了地方。同時他們也是幸運的,他們忠實的演好了自己,在最後關頭勇敢實踐了自己的價值,抓住了自己人生的意義。他們的死,是無法改變的命運。但是他們要怎麼活人生的最後一段是他們可以決定的。死本身並不恐怖,以什麼樣的態度、什麼樣的精神、什麼樣的意義而死去才是人們真正關心的。他們最後看透了這一點,也算是化解了自己的困境,這是他們的幸運。
  檀香刑此書可以說是鬧劇、是悲劇、也是慘劇,是紀錄片、恐怖片、也是藝術片。檀香刑是一齣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新劇種。它給我的感觸,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形容。我不但要佩服作者的文學技巧,可以讓我清楚明白他想表達的概念,要佩服作者的卓越的學識,讓我看見一小段在歷史上算不上驚天動地的大事也可以有大大的深度、大大的學問。我還要佩服作者的膽量,工筆摹寫凌遲的場面、殺頭的場面,以及檀香刑的過程。在讀這本書時好幾次不忍再看,因為酷刑的殘忍對我造成很大的壓迫感。讀書如此,寫書的人受到的心理壓迫更要強上
十倍。而當年親眼目睹這些景象的人,甚至要施刑的劊子手,所承受的壓迫,當真是現代人不可想像了。如果有地獄,應該就是那樣子吧。
  殘殺同類,大概沒有其他動物可以比人類做的更好了。而人類之中,能將酷刑發展到極致的,大概也只有中國人。酷刑,隨著辮子、科舉、帝制、小腳、太監等舊朝舊物,縮進了歷史塵封的鐵匣子中。還有一些仍活著,在我們生活中不起眼的暗處。然而,這一切就完了嗎?非也。我們從大清酷刑的史實上看到人類所具備的發展殘酷的潛能。人類的想像力以及理性可以讓我們違背動物天性到無法置信的程度。變態一詞勉強可以形容。
   人類最大的敵人依然潛伏著,潛伏在我們的腦中。人類具備的人性使我們不同於其他動物,讓我們享受著文明之火、智慧之光,成了萬物之靈。但它是一把雙面刃。它可以讓我們有天堂般的喜悅,也可以讓我們有地獄般的痛苦。如果要簡潔扼要的說這本書在寫什麼,那應該就是人性了。哪一本小說不是在寫人性?但是這部不太厚的小說非得要用人性這樣廣泛的字眼才囊括的下。若這本書的書名改為人性、人類、或我們照樣貼切,甚至更接近主旨一些。
  原本只是想稍微瞭解大陸作家的關注點。但這本書遠遠超出我的預期,展現出好的文學作品的普適性。但是西方讀者恐怕不易理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